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HNK/冬担]NO DOUBT(1)

#现代刑警paro
#梗源自同名歌曲《NO DOUBT》 然而和无间道没有任何关系



    是度过平凡无奇、碌碌无为的生活,还是选择作为秉持正义的一方?

    额前的发丝在雨水的作用下紧贴在皮肤上,现在并无心在意这些。Antarcticite平端起手臂,手指扣在扳机上,手背因用力而凸显出筋脉的纹理。平稳,不带有一丝颤抖。在对峙中,绝不带上一点退让,这是原则之一。
    身体在抗议着不公平待遇,Antarcticite压抑住想要深吸一口气来缓解的想法。喉咙中异常的干涩,他的视线瞥向一旁的通路,片刻的分心并不能改变这名在逃犯的结局。他压低声音,如同劝说,却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放弃吧,这种抵抗是没用的。”
    外界因素并无法阻止拥有天赋、或者说勤奋者的脚步。不过是一个用来逃避过失的借口。

  “动作太慢了,实习警察。”在上车的那一刻,Antarcticite突然开口。“如果不尽快,或许会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一些无法挽回的意外。”丝毫没有是自己讲要求放的太高的自觉。
  “是、是。”被叫做实习警察的人,或者说名叫Cairngorm的人这样应和着,却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这句应和中存在一丝热情。
  “Cairngorm,有认真听么?”Antarcticite停下原本的话题,转而询问一个更加贴合实际的。作为标准的独行派,Antarcticite并没有完全接受这种“带新人”的工作,尽管他口中的新人格外优秀。
    回答他的是迎面丢过来的毛巾。“不如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这是Cairngorm的特点,却会使人产生一种所谓皮笑肉不笑的错觉,就例如现在,“前、辈。”刻意顿开的字符,与其将之称为尊敬,到不如说是在刻意提醒。虽然并没有恶意。
    略微偏过头便躲过了毛巾攻击。Antarcticite低头看向手中的物品,随意将它展开盖在头顶。“这样的突然袭击是没有用的。”也许是为了不让对方误解,他这样解释着,片刻后又补充上一句,“多谢。”
    Cairngorm并没有什么动作,仿佛对于这一行为不置可否。

    一场突发性情况,却又完全在情理之中,无可避免。
    Antarcticite原本是在翻阅某一起案件分析报告的。并不是那种想象中庄严异常的办公室,不知是谁突然开口讲,“实习生的分配么?所长说,就拜托给Antarcticite警官。”纸页的边缘在不为人所察中出现一丝褶皱,是因为过度震惊的结果。
    随后,是办公室的门几乎是象征性的被推开。是名看上去个性十分鲜明的青年。
    这便是第一次照面。
    Antarcticite的袖口是干净利落扣好扣子的,隐约可以看到袖口下的手表,就如他本人展示出的形象那般。与之相对应的,Cairngorm的袖口略微向上挽起,露出小半截手臂。
    掌心想贴,手指用力一握,随之立刻松开。
  “Antarcticite。”
  “Cairngorm。”
  异常简单的对话内容。
  “你的办公桌在这边。”Antarcticite进行着介绍。他并不是很擅长做这类事情的人,通常来讲带新人也不会分配给他。不是因为其他,不自觉中以对于自身的要求来对待他人,这算是认真者的通行。
  “需要注意的事项基本上都在你的工作手册上。”顿了一下,Antarcticite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以平缓的语气陈述着,“在你实习的这段期间内,最好不要受伤。”
  “啊?什么?”Cairngorm应该是在认真听的,在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却迟钝了一些。也许是话题转的太过突然,毕竟在他的人之中,“受伤”与“刑警特有的勋章”已经画上等号。
  “如果不想让这里的法医对你的身体构造感到兴趣的话。”
  “那是什么新流行的笑话么?”Cairengorm反问回去。

  “不是。”

    大概是归咎于回答的语气太过于一本正经,Cairngorm有些别扭的扭过头,视线没有目的的扫过周围,刻意不去看那张写满“正经”的脸。

    眼前的一幕可以称为有趣的画面,Antarcticite略微睁大双眼,与平时相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清咳一声,在还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状况下继续着讲解。随后递出之前翻阅的报告,“也许你对这个会比较感兴趣。”

    接过册子的Cairngorm眉毛上挑一下,是有兴趣的表现。“看起来保存的方式可不怎么样。”他意有所指的注视着那些褶皱说。

   “有时间注意这些不如先完成你的工作,Cairngorm。”还是那种没有什么情绪在内的语调,倒也不怪会被其他人偶尔抱怨两句“无聊”。

 

    Cairngorm的办公桌与Antarcticite的距离并不远,是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步。此刻的Antarcticite正握着一支签字笔,不时停顿下、写着什么。“嘁,真是个无聊的家伙。”Cairngorm的心中这样想,却不自觉将看向册子的褶皱,最后又将视线落在Antarcticite桌面的布偶上,也许也并不是一个无聊的家伙。

    “和Antarcticite放在一起很合适吧?那些白色的布偶!”旁边的人丝毫没有自己正在开小差的意识,因为激动声音上扬着。

    “也还好吧。那些是怎么回事?”现在正是打探的好机会。Cairngorm内心尝试着将Antarcticite与喜爱毛茸茸的布偶联系在一起,立刻皱起眉,似乎是要打消这个念头。

    “有人觉得很有趣就把一个布偶堆在他的桌面上,后来是其他人觉得有趣。Antarcticite没有拒绝哦。”

    Cairngorm用指节敲击着桌面,是不耐烦的表现。

    Antarcticitie似乎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他抬起头,与Cairngorm视线相接。他轻摇下头,食指抵在唇边,是标准的示意安静的意思。虽然没有听到声音,但Cairngorm总觉得他在这样做时,似乎发出了一丝声音。

    意外的让人感到平静。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