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零隼]既然是鳥類 配合情景的

ooc ooc 以及ooc 以後沒臉見隼了
  黑咲隼其實是鳥類,對於這一點,已經成為了人盡皆知的秘密,這也剛好解釋了為什麼他和這套卡組的配合度如此之高,因為,是同類啊。
  春季, 明明氣溫才剛開始回升,莫名的感覺到有一些燥熱。黑咲隼皺皺眉,看向一邊床上正睡得安穩的人和空調的溫度,或多或少的有些疑惑,不應該這麼熱的啊。
  赤馬零兒是被細微的摩擦聲“吵醒”的,睜開眼就看見家中養的鳥類頂著與平常相比,明顯有些亂蓬蓬的髮型,一臉茫然的注視著床尾,不知在想什麼。
  “黑咲?”對於這種現狀,赤馬零兒多少有些不明所以。他看向自己身旁的人,思索半天也不清楚哪裡不太對。
  手指突然收緊,因為突然用力的緣故,在床單上留下一些痕跡,下意識的摩擦,意外的,有些舒服,這大概是變回鳥類前的唯一感受。
  “啾?”歪著頭,眼裡除了茫然還是茫然。在不經過自己的意識變回鳥類這種事情,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了,在脫離幼年期以後。
  赤馬零兒看著在自己眼前變回鳥類的人,思考片刻,把這隻漂亮的隼放在自己的肩頭,沒有意料中的逃跑。

  黑咲隼歪著頭,嘗試著從鳥類的狀態變回人類,可惜嘗試了幾次,似乎因為有什麼外力阻止的緣故,怎麼嘗試都沒有成功。有些不敢的,表現出人類的眼中,卻是鳥類特有的歡快的蹦蹦跳跳。
  在被放在肩部時,修長又略微帶有涼意的手指環住身體,不經意間又會碰觸到一些奇怪的位置,總覺得身體變得更熱了,他停頓下來,決定站在赤馬零兒的肩上不做過多的事情節省體力。
  這種感覺是十分陌生的,起碼在此之前從未有過。不安,急躁,這其中似乎還夾雜著,別的什麼。他索性埋在自己的羽毛中,不去繼續思考。
  看著自家難得乖順了一次的鳥類,有些好笑的推推眼鏡,搔了搔他的頸部,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他帶有抗議的揮動翅膀。
  這樣下去,各種意味上的都很不方便啊,一直都是保持鳥類狀態的話。

  “黑咲瑠璃,黑咲變回鳥類,並且便不回人類了。”赤馬零兒拿起電話,面不改色的對電話另一邊的少女宣告這個事實。
  “哥哥的話…不是很清楚呢。”黑咲瑠璃的口氣帶著一絲不解,畢竟家中會變成鳥類的人只有黑咲隼一個人。“不過……”少女點開不久前才關上的網頁,饒有興趣的聽著電話另一邊的人的描述,末了開口,“現在應該是春季了呢……鳥類,也似乎到了發情期哦?”電話掛斷發出嘟嘟的響聲,黑咲瑠璃愣了一下,把電話放回原處,完全沒有去擔心自己的兄長會不會有事。

  “黑咲?”
  本該在自己肩頭的人在之前已經飛走,找到他的是在臥室,因為剛從鳥類變回人類,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面上帶著與平日不盡相同的潮紅,髮絲凌亂的因為汗水的緣故貼在面上。看上去…果然是發情了?
  這種時候,幫忙比較好吧?反正自己本來就都不是那種會去特意禁慾的人,更何況戀人正以這種姿態,出現在眼前。
  手指剛觸碰到他的額頭,細密的汗水布在上面,再向下滑動,想要繼續做些什麼的時候,對方再一次的變回鳥類。
  真的,不受身體的控制。

  實在是太奇怪了。自己的身體會變成這個樣子。
  黑咲隼只好繼續站立在之前自己的好友遊斗和妹妹一同送來的禮物——一個精緻的鳥架上。在收到這份禮物時,黑咲隼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真的用到,便將它當做一件裝飾品,擺放在了窗邊。
  LDS還是要處理的,即使早上的那一幕有些令人費解,公司的事情也不能放下,這對黑咲隼來說難得倒是難得的清淨。因為在那人觸碰自己的時候,是一種別樣的“折磨”。身體裡的那種燥熱暴動著,不停的折磨著自己,想要避開,那人卻又不肯放手。
  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幅樣子?

  “請問是赤馬靈兒麼?”黑咲瑠璃決定為了避免兄長真的因為發情期的到來而發生著麻煩,還是撥通了LDS的電話。“因為哥哥會變成鳥類本來就很神奇了,所以…總覺得哥哥會遇到什麼麻煩,就去查了一下解決的辦法。”
  如果人形的話就根本不需要這些了吧。黑咲瑠璃決定把這句話吞下不說。
  “首先要讓鳥類冷卻下來…不可以碰觸鳥類的翅膀…”一條條讀著,終於到了最後一條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那麼哥哥就拜託你了!”
  會想到家裡那隻因為春季發情期到來的鳥類,赤馬零兒人生中第一次感覺到了頭疼。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