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反逆组]扬起反叛旗帜

趁着这周没被官方打脸,无cp!

  石块被踢开与地面发出小幅度的碰撞声,凭借着废物特有的混凝土的碎块,小心的躲藏起来,探出头,没有追兵,黑咲瑠璃手掌按压在胸口,似乎是在平复剧烈运动后的大声喘息。
  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地方。废墟几乎都是一样的,早就已经没有往期的繁华,这里还算是空旷的场地,最起码地面上没有那么多的钢筋与玻璃碎片,正是之前的一处广场。在心园还没有被Academia的那些家伙侵略之前,自己也同哥哥还有游斗在这里决斗过。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也许,心园就不会被那群人侵略,如果自己不是那群人正在寻找的“拼图”的话。
  “这里是…回来了么?”黑咲瑠璃的口气中带有些不确定,分不清眼前的是现实还是Academia防止她逃跑做出的假象,更何况,那些人没有追上来,总觉得,十分的反常。而她,只能行走在这里,漫无目的地的寻找着兄长与好友,在被关在Academia的日子中,大概根据地也已经换了不止一处。
  手镯突然间散发了光芒,心中莫名的不安起来,在心园被那群家伙侵略之前也有这样的感觉。从出生起就佩戴的手环不知为何最近总是莫名的发出光来,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从来没有这种现象,身体被包裹在光芒中,不知为何就已经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地方。来不及思考什么,黑咲瑠璃将卡组当回到口袋中眼神带着格外的坚定。
  “什么人?”特意压低的声线,有一种随时可以“暴走”的气息,和那时候的哥哥还有游斗很像,受伤的野兽总是这样保护着自己的领地。
  “Resistance。”像是为了证实一般,黑咲瑠璃解下了系在腰间的红色布条,握在手中举高。

  “瑠璃,我和游斗都打算加入Resistance了。”
  “Resistance?”
  “是为了保护心园,抗击Academia的组织。”
  “我也要加入!”兄长的手盖在自己的头顶,轻轻揉了揉,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那之后的哥哥和游斗在白天里总是会外出,用着自己的方式,将大家聚集在一起,夜间可以看到他们,也只能现在一旁,听着他们说着要如何抗击敌人。如果在决斗中输了的话就会被变成卡片,兄长不止一次的告诉着她。
  好想再见到他们。

  “同伴?”那个人的口气听上去有些放松,也不躲藏身影了,从遮挡物中走出来,顺便挥着手,应该是在让其他同伴出来不必躲藏下去的意思。
   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准确来讲看上去或许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就算心中已经清楚了,还是忍不住加以确定,“这里是…心园么?”
  “当然是了。不过这里的人,现在更喜欢称呼它为…绝望之都。”那个人的像是被提问弄的有些不解,“你不是这里的人么?还是说黑咲他们在别的次元找来的帮手啊?”因为输了的人就会被立刻变成卡牌,关于这种带有标志性的物品,也没有被那群人知道。
  黑咲指的是…自己的哥哥么?黑咲瑠璃不禁握紧了双手,为自己的兄长无恙而莫名放心下来。在心园被侵略后,哥哥的笑容也逐渐变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倦,很想帮忙,却被制止了,黑咲瑠璃知道哥哥是不想让自己累到。
   “没事么?”大概是发愣的时间有点久,那个少年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叫什么名字?”
  “黑咲…瑠璃…”
  周围开始了小声的议论,诸如“那不是黑咲发疯一般在找的妹妹”之类的。果然,为大家填了许多的麻烦啊。
  没有更多用来解释的时间,周围人们的决斗盘有规则的闪烁着,就像是在传递某种信息。“啧,Academia的那群家伙,又来了。”不知道是谁这么说了一句。
  “你的话……”
  “请给我一个决斗盘。”黑咲瑠璃的手覆在自己的口袋上,打断了可能是会阻止自己跟过去的话,眼中透露的是格外的坚定,“我可是被Academia带走过的,他们的召唤方式也清楚一些…而且,如果哥哥在的话…拜托了!”
  “这个给你。”丢过决斗盘的是一个少女,“刚好以前的决斗盘维修好了有两个。”

  输了的人就会被变成卡牌,所以站在这里的人都抱着“会死掉”的觉悟,用自己的意志在战斗着。
  是龙鸣么?格外嘹亮的声音。黑咲瑠璃用最后一击将学院的人LP归0后转头看向传来声音的那边。之前,游斗也用他的龙,为大家带来着希望吧。
  下意识的就向那边走去,大概是被吸引了,只是想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是同伴,不是敌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这个观点产生。
  很近。
  可以看清了。
  被挡住了,是融合的家伙。
  “Duel!”黑咲瑠璃展开决斗盘,对于眼前的人没有一丝畏惧。
  龙,冲击而过,将古代的机械巨人击倒在地。黑咲瑠璃看向龙来的方向,那个身影,看上去是个很悲伤的,决斗者。
  很悲伤的,同龙一起战斗在第一线的,决斗者。
  自己的兄长,还有游斗,当时也是这样的么?
  “瑠璃!!!!”似乎出现了幻觉,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瑠璃!!”那个人将自己拥在怀中,抬起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上带着担忧。
  黑咲瑠璃咬紧自己的下唇,最后还是忍不住了,扑倒兄长的怀中像个孩子一样的大哭着。
  小声的抽泣着,终于看清了自己兄长后的身影们。“哥哥,这些人是…?”
  “算是,同伴吧。”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