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VG/莲櫂]伪·校园paro(下) 就想让这两个人一起上学我不听我不听

  就像昨天一样,雀森莲还是准时的出现在了学校。只是这次是一动不动的站在校门外,歪着头注视着校门外的街道。今天的莲看上去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起码在櫂的眼中是这样认为的,莲的状态櫂是可以认清楚的,毕竟,是已经认识了解了很久的人了。
  “莲,站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会发文,大概是久远记忆中的习惯吧。
  “因为…不认得路嘛!”对于莲的这种回答,櫂多少猜得到,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捡到了粘人的小动物的错觉。
  从前也是这样的,因为是还是小学生而且vanguard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被普及的关系吧,所以学校里玩vanguard的斗士其实并不算有多么的多,而且当时也没有斗士这种称呼。而三个人总是喜欢在一起打牌,不过当时的话,莲多半是选择围观的。
  “櫂平时喜欢去什么卡牌店呢?”坐在箱子上的莲看到两人已经进行到了櫂口中的“final turn”,索性就从箱子上跳下来插到了两人中间,在听到“还没有什么经常去的卡牌店”的时候,櫂觉得自己看到了对面少年眼中闪过的什么,“没有的话,我带你去一家卡牌店好啦,櫂一定也不会失望的。”
  对于櫂来说,自己对于那次寻找卡牌店的印象只剩下了莲的不认路,重复在同一天街上从街头走到街尾,而那个带路的人是指贴着脸侧,看上去很认真思考并且为难的样子,“好奇怪啊,明明应该是这附近的才对嘛。”
  “莲,下次迷路了要说出来。”那时的櫂对于莲只有说不出的无奈。
  “走吧。”櫂看着这个把头发扎成马尾后看起来精明了不少的人,语气不经意间轻柔下来,至于原因,他不清楚,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与平常的不同。
  与此相对应的是,莲也只是跟了上去,扯住了櫂的手,对于这种突然发生的事情,櫂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略微侧过头,做出这件事的莲心情似乎很好,想开口说些什么,还是默认保持着眼前的样子。
  以前,櫂偶尔会不经意间开口,无外乎就是“铁,你太宠着莲了”这种类型的,不过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莲就是那种性格的人,不过櫂在当时没有想过的是,有一天自己会和铁一样“宠”着莲。
  “快走,莲。”而不是“放开手,莲。”
  若果这时候櫂回头看一眼身边的人,大概会看到身边人的嘴角有些上扬,心情真的很好吧,没有被喜欢的人拒绝。
  櫂从来不觉学校生活有什么,其实是有些枯燥的,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感觉,起码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几天前。
  [接下来做什么好呢,櫂怎么想的呢?]对于突然传过来的纸条,櫂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还是忍住了,比起直接的告诉,像是配合着莲的游戏,[没。]不过回答倒是一如既往的简短。[櫂难道不想知道么?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櫂看了看身旁坐着的这个人,分明在说着“无论怎样都不会说出来的”,[不想知道]。
  “真过分啊,櫂。”櫂没想到身边的这个人会突然凑到自己耳边说这句话,不过放到莲的身上又显得理所当然。“明明很在意的吧?”像是故意停顿一样,莲观察着櫂的表情,“果然很在意嘛,说出来就好了嘛,櫂…其实啊是因为——啊,在那之前,晚上也要等我哟?”
  果然不会直接的回答问题,对于这种情况,就算无奈也没有什么能做的,只要莲不想开口,问再多次也是没有用的。“好。”姑且算是答案。
  櫂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莲的,或许过去就很在意,不过被自己用“友情”“强大的斗士”为由,强行的曲解了。
  会发生这种改变是发生在亚洲巡回赛,櫂意识到了莲会影响到自己。有时是无意识的话语,有时候是突然对自己做的事情。
  “莲,为什么要这样做。”櫂认为这是莲眼中的一种游戏。
  “因为喜欢櫂嘛。”对于这种话,櫂是不相信的,在他意识中,对于莲来说,喜欢像是一个表达心情一样的词语。就像“对于vanguard怎样看?”“喜欢!”一样。
  很平常不过分生活,和过去几乎没有什么不同的,除了多了身边会跟着一个人,像是想要“扰乱”平淡的生活,不过对于櫂来说,这样也很好,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铁竟然没有跟着莲一起,而是放任莲一个人。
  想是为了遵循那个其实并没有的约定,櫂选择了在门口等着莲出来。或许是因为这个人是曾经的全国冠军的关系,就像前一天一样,莲又被一群人围住了要求打牌。
  “櫂,把卡组借给我吧。”
  “嗯?”
  “櫂也知道的,我喜欢尝试不同的卡组嘛。”
  就算是为了卡组,也要等莲。
  轻松的解决了过来进行card fight的斗士,莲扯住櫂的手,理所当然一样。
  “没想到櫂真的有在等我诶。”故意做出惊叹的表情,“嗯——是在想为什么呢?还是在怕我带走你的卡组呢?”一副果然是这样的表情。
  “是检验考察啦,代表福原高中。不过櫂不好奇为什么是我来么?”
  櫂只是走在他的身边,也没有插什么话。
  “这样。”莲停下脚步,理所当然的扯住櫂,像是示意他停下。双唇轻触很快又离开,食指抵在人的唇上,“櫂不会不明白吧——”
  櫂俊树觉得自己变得有些奇怪了,在遇到了雀森莲之后,或者说是,在被这个人亲过之后。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