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VG/莲櫂]伪·校园paro(上)就是想让这两个人一起上学我不听我不听

ooc预警

  在开始上课前的班级中,吵闹似乎并不出奇。女生们总是喜欢小声的讨论一些事情,无外乎于某个的老师怎么怎么样,某个班来了一个转校生之类的。
  “外面的那个人好有型啊!是不是明星之类的。”
  “看上去好眼熟,说不定真的在电视上见到过哦。”
  就好比现在,因为是新鲜的事情,所以更会探讨的津津有味。
  大概是因为有些闲櫂,櫂随意的望向门口。櫂觉得教室外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有点眼熟的过分。莲?他现在应该在福原高中才对。大概,只是长的相似的人而已。
  櫂拒绝承认自己其实是放不下莲的,就像那时,没有阻止莲而逃跑,也想着要变强把莲“带回来”的想法。他自以为是出于本能的,将这些情感,都归为对弱小无能为力的自己的悔恨,也不肯去承认“放不下”。
  老师走进教室,书本轻敲着讲桌,咳了一声,介绍转学生的标准式开始。
  “那么……”
  “雀森莲。恩…也就是转校生…”雀森莲本来就是个很随意的人,打断老师的讲话也显得没有什么,“座位的话是可以自己选的吧?”明明是反问句却带有着一丝肯定的意味,大概因为在来之前就已经说好的关系,“那么……久坐在那里吧!櫂的后面。”
  班级中玩vanguard的男孩子不在少数,“雀森莲”这个名字也可以说是不可能没有听说过的存在,稍微引发一点骚动也很正常,不过,这毕竟是上课前,老师还站在讲台上。
  “莲…你怎么会在这?”櫂的口气中显然带着一丝无奈,莲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起码在櫂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是哦。”莲微笑,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为什么呢♪。”看上去似乎心情很好。
  就算继续问下去,只要莲故意装傻,櫂就一定问不出结果。之前一次也是。在自己加入NAL4的时候,莲曾经单独把他叫出去,见面的地点……是一个游乐园。“莲,你突然爆发少女心了?”“不是少女心爆发久不可以来了么?那么…先去那边玩!”莲自觉地扯起櫂的手,“听说那个鬼屋中有可以把人变成鬼的东西——櫂一定要被我拽紧。”櫂有些觉得某明奇妙。那天的结局当然是櫂被莲拽着陪着莲在游乐园玩了个爽。
  “櫂,櫂。”莲伸出手在櫂的眼前晃了晃,“已经午休了诶……櫂,刚才有在走神吧。”
  出对于强者的追求,冠军的出现自然使得气氛变得沸腾,毕竟没有哪一条规则是不允许学生玩卡牌游戏的。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中午的午休时间,而且,如果想跑的话,两个人自然是跑得掉,虽然实际情况是,櫂站起来,莲跟了上去,没有人敢真的跟上前。
  “櫂真威严啊——”莲像是特意无视了櫂“几乎发黑”的脸色一样,打量了空无一人的天台,“真少见啊,櫂的话难道不是会在这个时候玩Vanguard的么?”
  这个人对自己的了解高的出奇,櫂不得不承认这点,虽然他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喜欢“粘”着自己。在亚洲巡回赛准备期的时候就是,突然间出现,询问要不要一起组队完成小学生时的愿望。没有理由去拒绝的不是么?
  像是认命一般,櫂把莲领去了活动室,让吃惊扩大了一圈,反正大家也都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意料之中的提出对决,莲拿着从森川那里借来的G3卡组微笑,“这次可以把这个卡组试完了。”胜负的结果反而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午休的时间永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久。
  “櫂还想知道原因么。”莲侧过身,小声的对坐在自己身后的櫂提问。
  “你不会说的。”意外肯定的口气。櫂从来没有刻意的去了解过莲,或许对于莲的了解,连先导爱知都比不上,但直觉告诉他是在这样的。
  “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雀森莲同学。”英语老师用教科书指指黑板,对于老师们来说,这些陌生的面孔永远在被点名的名单最上方,本质来讲,其实是说话影响了课堂纪律吧。
  雀森莲总会做出一些让人很意料不到的事情,例如因为和猫咪玩睡着而翘过课,或者是凭借自己在学校幕后boss这一身份而开创公开的Vanguard课程,不过这些都是在福原高中发生的事情,櫂是不会知道的。比起这些,有些幼稚的写一张纸条显得太过正常。[代替福原高中,剩下的要櫂自己猜♪]。
  标准式结局。
  放学后的学生总是一拥而散,当然也会有那么几个例外。外班的人在听到“雀森莲”这个名字后围到班级的门口,纷纷提出对战的申请。没有开着PSY模式也没有一脸boss样的莲对这个是不好出口拒绝的,换做那时候大概就是一句,“不要,你们太弱了很无聊。”之类的内容。
  櫂觉得有人在路上跟着他,回过头不出意外的看见了莲。“莲?你不是在和他们…”
  “因为全部都赢了就跟上来了。”仿佛在说着一件不费力气的事情。“櫂是要去卡片首都吧,我也要去。”
  櫂突然有一种错觉,要是当时的莲没有获得那种能力,大概现在每天都是这种状态。像是一起上课一起在放学后去卡牌店,都很有可能。“你怎么知道的,莲,卡片首都。”
  “买章鱼烧的路上看到的。”
  “哈?”雀森莲还是雀森莲,就算现在看上去精明了不少也总是会突然说出一些让人某明奇妙的回答。
  “那里有一家章鱼烧店,特别好吃。”
  ……总觉得这个理由实在是无法令人信服。
  不过偶尔这样也很好不是么?可能早就已经习惯了的关系,偶尔回复这种某事,其实…心中是很开心的,对于櫂来讲。
  虽然对于莲的“转学”还有太多的不明因素。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