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VG/莲櫂莲]鸟笼

OOC有 OOC有 OOC有 

第一次尝试写 初衷是莲櫂 不过似乎已经被我扭曲去了櫂莲

这个cp全凭爱…啊

哭着说求同


  雀森莲是一个人居住的,尽管别人发自内心的担心他,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没有解释,总之就是拒绝。

  只有一人的大房子中,落地窗前的红发少年随意的整理着卡组,一旁桌子上电脑的显示屏还是亮着的,软件中是在循环播放的歌曲。

  [遥か远くであなたを待つ一羽の鸟 翼を折り畳み 何処にも飞ばず伫む]

  少年调整牌组的手指停顿下来,词句的内容和曾经自己称之不上是特意不让人提起的记忆互相重叠。

  在小学生当中玩,vanguard的玩家不算少,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多,毕竟是一个新出的卡牌游戏,它的生命才刚刚起步而已,所以一切事情都可以说得上是新鲜的。

  直觉告诉雀森莲,新来的那个转学生会是个很强的家伙,说不上什么原因。大概这就像是一个契机,使得三个人在命运在转角处相接,并为了同一条道路。

  每日午饭后的对决似乎都变得是理所当然,雀森莲一般都是作为一名旁观者,坐在一旁的箱子上单手撑着脸晃着双腿,观看櫂和铁的对决,激烈的对决总是容易让人深入其中。

  要算的话,“stand the vanguard”和“Final Turn”都是那时候因为崇拜的关系学来的,也许是对于强者吸引做出的不自觉的反应。

  “呐,櫂平时都去什么卡牌店呢?”坐在箱子上的莲手撑着脸,腿不时的晃动着。

  “卡牌店?这附近的还都没有去过。”转学过来虽然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还没有去寻找过卡牌店。

  “我知道一家店哦——和铁也经常去呢!走吧,带你去!”莲跑过来插入两人的中间,一边解释着一边作势去拽櫂的手。

  卡牌店大多是一个样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如果硬要说特别的话,对櫂而言,大概就是本来距离学校不远的卡牌店,因为某个红头发的家伙而走了两倍远的路程不止。

  “可是诶——我只是想顺路去看一下之前一起玩过的猫咪而已。”那个家伙是这么解释的。

  [やさしい雨が落ちる 浊ったわたしの淡い愿いなど 濯い流すように]

  天空阴沉沉的,建筑物的施工工程几乎完成,对于好友会提出对决不置可否,算是一个已经猜到了的事件。当然对于自己会中途晕倒,莲从来没有想过。PSY模式下总是会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不过晕倒倒是第一次。

  下意识的扶住头,扫视着周围妄图把那个熟悉的人影搜索出来,没有。握紧双拳,因为不甘而抿起唇。大概是刻意为知,雪花从天空飘落。

  “櫂,所以这算是你考虑后给出的选择,从我身边离开?”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略微诡异的微笑,要说的话,和之前的少年明明还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看上去确实别样的两个人。

  櫂当时并没有走远,在一个角落中看着那个少年从楼上走下来。“莲,是我没有能力阻止你。”像是责罚自己一般,櫂在看到那个人平安无事后转身离开。

 

  “呐——櫂,櫂,来加入我们吧。”

  “猫咪很有趣…所以一不小心就忘记了时间。”

  “诶?门不是这里么…你说这个只是玻璃窗?那么门呢——”

  这样的莲总让櫂有种自己是在带孩子的错觉,虽然这个孩子一般来讲都是铁在带,不过还是小学生,确实可以用孩子来带称呼,而且这个孩子总是会突然间有一些奇特的想法。

  “櫂,我喜欢你哦——不是崇拜!”

 

  [鸣き声を上げるように 闲かに闭ざされた]

  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暂时遗忘。

  像是为了逃避开所有一样,櫂将所有和过去有关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只留下一张最开始三个人的合照。

  “一定还有办法阻止的。”

  所以,要变强,所以,要离开。

  

  “莲大人在想些什么,总觉得表情有些恐怖?”鸣海浅香同以往那样帮“办公室”替换鲜花,大概是因为这样的莲很少见才会突然间说话。“莲大人的样子看上去…是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随手捡起一旁放置的有些枯萎的白色百合,“只是突然间想起来一个人而已。”一个刻意,试图从自己身边逃离的人并且成功的人。

  莲在私下中也从经见过櫂,不过只是在远处观看而已。透过玻璃窗,櫂教一个少年vanguard的过程也一并看去了。莲其实对于这点很不满,因为抱怨而有些鼓起腮帮,不过以自己现在的立场,也不能说什么,更何况,櫂看上去十分高兴的样子。

  两个人有不是关系特别的情侣。

 

  “听说,卡片首都这次也要成立自己的队伍诶?”

  “成员会有谁呢?”

  “那个叫櫂的还有叫先导的很有可能呢!”

  街头,两个少年一边整理着着自己的一遍议论起两个人听到的事情。

  “喂,你看那边?那个人很眼熟,是不是雀森莲啊?”

  “应该不是吧,雀森莲会这么在街上吃章鱼烧么?”

 

  嗤笑一声按下暂停键,将脑海中的记忆一并暂停,歪过头看着一旁摆放的三个人的合照似笑非笑。

  “呐,櫂,有人说我恨你诶?櫂,我对你的感情可是喜爱和崇拜…总会见到你的,櫂。就算你之前逃跑了。”

  当时雪花消融的触感还停留在手背上。雀森莲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向一个大概是櫂现在住所的方向。 

  “如果是你的队伍,总会遇到你的,櫂。”

  因为是最喜欢的人,才不会让他轻易逃脱。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