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香芋]有一天,游吾吃了隔夜的饭菜,然后,他食物中毒了

十分感谢 @Cielo_君漾 用血与泪的经验给我提供的梗…实在是太感谢了嗯。

ooc有,ooc有一大堆!时间线…大概是打牌拯救世界之后?

Are you OK?

============来自融合次元友谊的分割线===============

  游吾看着旁边袋子里装的液体,经过了很久也没见得减少多少,对游斗的声音也多了一丝委屈。“游斗,不用这种东西也没关系的啦。”

  “你怕打针?”游斗放下手中的职业决斗者杂志,看向和自己相同的那张脸目光中带着一丝疑惑,游斗早就不相信自己对游吾的直觉了,在“融合”事件真相大白后。人类为什么要互相欺骗呢?

  “才没有…只是觉得这种事情好麻烦的啊。”

  游吾的心中早已有了“只要不是骨折就完全没有必要进医院”的观念。大概因为以前都是在卫星区的关系吧,不像tops的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有一些小事情都会跑去医院。

  游斗自己也是在打着哈气,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跑来医院,“还不是因为你食物中毒了?那种状况下待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用…嗯?你怎么了?”

  游吾沉默,“这不科学!明明以前在同调次元都是没事的!”

  游斗觉得自己现在不应该跟这孩子说话,现在整个一会撒娇的熊孩子…哦不对,游吾并不是熊孩子,顶多只能说是…会撒娇的大型金毛犬?


  作为新世纪的一个好少年,一个算是在同龄人中位于卡牌决斗顶峰的决斗者,总是在某些方面要失去些什么的…游吾大概就是体现在经常犯蠢上,虽然好友们对此只是笑笑,“挺可爱的啊。”

  很久以前,游吾就被冠上了“生活没有规则”,说文艺一点是生活放荡不羁不拘小节,说的通俗一点大概就是…这个人多半是又忘记把东西随手放在哪里去了吧?为此,拯救完次元与世界闲的无视可做的人还试图把游吾改造一下为此成立了“改造融合小分队”,这个组织名当然是融合次元的人起的,而其他人没有反对的原因却是,没有办法,谁让读音那么像呢!作为读音受害者的游斗默默同意,就算融合是敌人。

  游吾和游斗一起生活也很久了,最开始的同居要追溯到某天早上,游斗还在半睡半醒状态就被敲门声吵了起来,打开门看见同调次元的决斗者提着手提箱站在门口一脸开心的打着招呼,“游斗——以后我就和你住在一起了哦?”半睡半醒的游斗在把游吾放进房间里后并且整理起自己的物品时才把游吾的那句话消化完。

  “啊……好饿,游斗你这里有什么可以吃的么?”游吾趴在餐坐上,宛如即将饿死的金毛犬一样。

  游斗下意识的想要默默游吾的头,嗯…这个发型,还是放弃了。“厨房里还有,你找找?”


  游斗觉得,游吾既然是卫星区里长大的孩子,一般的常识都是懂得。游斗觉得自己对游吾的感情很奇怪,游吾是害的自己和游矢融在一起的主要原因,但也是在自己醒过来后第一个黏上来问自己怎么样的人。

  “都说了我没事,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不用这么一直跟着我。”

  “所以说都说过啦,我现在的事情就是跟着游斗你啊。”

  总觉得有什么不同,大概是因为以前对游吾的理解太过片面了吧,自己单独一方面的,将他视为敌人。所以在昨天游吾提出“以后住在一起的时候”,游斗没有拒绝,相反的有些开心,当然,游斗并不会把这些表现出来。

  基础次元的科技并不比得上超量次元和同调次元那么发达,超量次元是很久之前就可以用D视镜完成成像的,而同调次元则是随时随地开着D轮就可以决斗,所谓的真·街头决斗,相反基础次元则需要投射场地的空间,虽然也增加了乐趣。不过对此…游吾的反应是“太羞耻了,为什么决斗要做那么羞耻的动作啊!”游斗点头赞同,决斗这种事情不是干脆利落的赢过对方就好了么?例如小时候,在观众席上看到的WCS总决赛上的那个人一样。

  “不过在这里也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啊!”游吾将自己D轮的备用头盔丢给游斗,“夏日祭,听起来就很有趣吧?在同调次元是不可能有的,他们讲人群分立的太明确了。你们那里呢?”

  “以前是有的,被融合的决斗者侵略之前。”游斗的声音要比以前低沉一些。

  “抱歉哦,游斗。”游吾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半个月后的夏日祭要一起去哦?”

  没有明确的回答。


  “你在吃什么?”

  “咖喱啊?”

  游斗沉默,“你知不知道那是前天剩下来的?”

  “应该没事的吧?”游吾认真想了想,以前也不是没有吃过隔天的饭菜,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游吾明显忽略了一点,在同调次元那边的时候,吃的那些都是罐头…罐头一般偏咸,在空气中的保存时间和普通饭菜是不同的。

  “还是不要吃了比较好吧?”游斗试图劝阻。

  “浪费掉的话就太可惜了。”很好,并没有什么用。


  游斗偷偷瞥了一眼看上去显得可怜兮兮的游吾,决定不被游吾的表情迷惑。谁再相信那家伙的表情谁就是小狗!五分钟后,游斗小狗递给游吾一瓶水。“先忍着一些吧,因为是食物中毒,别的东西吃了也不好。”

  “游斗!”游吾看上去想要对着游斗报上去,当然,十分无情的被游斗制止了。理由很简单,血管里还有针就不要乱动啊?

  游斗其实是搞不懂游吾的,游吾虽然喜欢把自己的感觉直接表现出来,但至于想什么…别说游斗自己,跟游吾认识的人多半都是猜不到的,当然,同是同调决斗者兼青梅竹马的凛是清楚一些的。

  “这孩子虽然决斗方面还算厉害,不过想的问题就有些跳跃性了。”

  真的是有一些么…游斗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猜中游吾到底在想些什么。事后游斗回忆,为什么一定要搞清楚那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游斗,游斗?”啊,又开始被这么叫了。总有人在这么叫,比好友黑咲隼叫的频率都要高。“游斗你在想些什么啊?叫了你好久都没有反应。”

  游吾…又是游吾啊?“没什么。嗯…快要结束了么?”

  袋子内的液体已经快要全部消失,游斗将杂志放回原处,无视掉游吾看上去十分开心的样子,叫来护士。在打算离开时似乎听见护士间小声的讨论。

  “长得这么像,一定是兄弟吧?”

  “如果是兄弟的话,一定我是哥哥才对。”游吾笑嘻嘻的说着。

  游斗认真想了想,如果游吾是自己哥哥的样子…“喂…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停车场把D轮开出来啊!”

  “…我们出来的时候没有用D轮。”

  “啊!!!我忘记了!”

  所以说,游吾怎么会是自己的哥哥,如果真的是兄弟的话,怎么看哥哥也是自己吧?

  “呐,游斗。” 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大碍的游吾突然转过头,“DUEL!!!”

  什么情况?

  游吾笑嘻嘻的在游吾脸上亲了一口,“快到夏日祭了吧?我们一起去哦?说好了的!”

  超量次元的决斗者游斗觉得经历了人生少有的对未知领域的畏惧感。他揉了揉被游吾亲过的地方,脸上一脸嫌弃,“谁答应你了啊?”


然后让我悄悄的宣一下群478944396←来香芋同好啊!

有个人立了个flag过十人就写香芋里面带神奇的不知道是啥的遛鸟,…对,很有病的遛鸟。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