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刀剑乱舞/明萤]遇萤

想写很久了的捞刀梗,终于狠下心写出来了。ooc有,小学生文笔,文风诡异,使用需谨慎。OK?那么,往下。


  明石国行是被牵引到这片陌生的海域的。周在是咸湿的海水,他睁开双眼,没有意料中应有的光亮,一片黑暗。

  远处水流撞击砂石带起的声响十分清晰,连同着鱼群的游动。

  “你在迷茫什么?”是谁在发问?

  “既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为什么不去追寻?”格外熟悉的声音。

  明石国行又在这个梦中醒来。

 

  年轻的审神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到现世,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来地图,确认某艘船可能沉船的位置。和她一起的,还有一把叫做明石国行的刀。

  明石国行十分投入于这件事,审神者回想起他们见面的那天眼前的这个青年说过的话,“呐,国行,你不是说自己不会干活的么?”

  青年翻着书页的手指顿住,“我也说过,事关萤丸的话除外。”

  那是把十分漂亮的大太刀,明明是最小的弟弟,却强过哥哥爱染和自己这个监护人。

“国行,以后你就是萤丸的监护人了,要照顾好他。”最初的那个主上这么对自己说道,怀中抱着的是一名白发的婴儿,大概因为还是小孩子,正甜美的睡着。“他叫萤丸,是被萤火虫修复好的被神明所眷顾的孩子。”

  无论多么弱小的孩子,最后都是要长大成人的。

  银发的青年紧攥着手中的刀,从长廊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伴随着一声清朗的“我回来了。”刚从战场中回来的青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铠甲衣布已经显得有些破烂,那些血液因为干枯变得乌黑,分不出是自己的还是敌军那边已经堕落的刀们的。“国行,怎么了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我。”

  如果从那个时候起就好好教导这孩子不要太过逞强,大概也不会被如同俘虏或者战利品一般的被带上船?

  明石国行是历史的修改者,颈间的印记就说明这一点。本应在战争中碎掉的萤丸还在,作为代价,那个青年沉眠于海底,等待着被唤醒的一天。

  “国行!国行!喂喂,不是吧?你不是说事关萤丸不会偷懒的么?”审神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她也知道,明石国行只是在思念一把名为萤丸的大太刀。

  “啊,抱歉抱歉,刚才在想一些事情。”

 

  “萤——!”在被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带回本丸前,明石国行没有想过还有机会见一见那个只会在回忆中出现的少年。被摆放在刀剑博物馆中,等同于另一种意义上的囚禁。已经变为付丧神的刀们并不会被关在那狭小的展柜中,却也不能离开太远,无法离开自己的本体。

  “国行?你回来了?”大概是因为身形变小的关系,本身就可爱的萤丸配上稚嫩的童音,就像是在撒娇,明明,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我回来了。”明石国行很想说,明明这么问的人应该是他啊?心爱的孩子几十年都下落不明没有回过家,以监护人的身份来讲,还真是不称职。

  妄想着直接拥抱上去,变成了拍了拍他的头,就像,在害怕失去。

  带领明石介绍本丸的人是加州清光。

  “如果不是刀的话,过得大概也就是这种生活吧?”

  “真是的——明石你有没有在听?明天我们的船就会出发了好么!”是自己新主上的声音。

  总是会不自觉得,想着萤丸。

 

  明石国行站在甲板上,背靠着栏杆,扑面来的风夹杂着海水特有的咸湿味。

  “明石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么?”审神者的带着一丝犹豫,“你也知道的,现在,他可能已经…”碎了啊。他们都想过这种可能,但都说不出口。就算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将他带回来。

  “我知道…就算他变成了不能再用的废铁片,我也要将他的尸骸带回来。”戴着眼镜的青年目光说不出的深邃,语气就像是事不关己一样。

  明石国行是一把刀,不会有刀不怕水的。

  就算明知道不可能,也要将他,带回来,不然,一起沉于海底。

 

  白发的青年紧握着手中的大太刀,甲板上是血液和已经断了的刀刃刀身。火势蔓延开,青年就那么站在护栏边,面上的表情说不清喜怒。“你们应该料想过这种后果的吧?从把我带走的那一刻起。”没人回答,就像在喃喃自语。

  “马儿倦了,所以我就从马背上下来……”

  “然后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白发的少年被他的监护人问话。

  “作为国宝?被像玩物一样随意观赏?”

  白发的青年有些不屑。

  “国行,你们先走…我会追上你们的。”

  在被外敌攻入时,那青年的语气变得有些焦急。

  “别担心啊,我可是一把很厉害的大太刀呢。”

  像是玩笑,也是事实。

 

  海水浸湿了全身,是一种彻骨的痛。明石国行知道自己再下沉,向着萤丸的位置下沉,那是斩不断的感受。

  几十年了,萤,你每天都会这么痛?

  明石国行开始怀疑起自己修改历史到底是对是错。让萤丸毁灭在战争中,便不会有这么多年每日的冲刷,腐蚀。

  下沉,周围开始变得漆黑,一如每日重复的梦境。知道落在松软的沙砾上。

  凭着感觉漫无边际的向前走着,漫无边际。没有给出的路线,更没有别的指示牌。

 

  青年的全身都被海水浸湿了,汇聚成流的海水从发梢上滴落。他紧紧的抱住了怀中已经锈的分辨不出原型,看起来一文不值的铁片。

  “是他么?”

  青年收紧双臂,“是啊,是他,是萤丸。”

  这把活了不知道有几百年的,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事情的太刀就这么哭出来。这就是他最心爱的孩子。

  碧绿色的萤火虫汇聚在它们不可能出现的海面上,包裹住那把伤痕累累的大太刀。在光影中,白发的少年侧着头,“我是来自阿苏神社的萤丸……”

  明石国行没有让他把话说完,这个孩子圈入怀中,“欢迎回来,萤丸。”

  “国行?国行你为什么要哭啊?”萤丸摸着泪水滴上的脸颊,手拂过青年的眼角,抬起头,露出明媚的笑容,“我回来。”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