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刀剑乱舞/明萤]相逢

ooc有 关于设定 别太当真

  水流的声音不时在脑海中再想起,不见光的最深处,向上深处的手掌很快便被黑暗吞噬。无力的挣扎。

  海水不住的冲刷侵蚀,白发的青年闭着双眸,脸上一片安静,如同陷入深眠。

  “国行。”

  樱树下交叠的身影,像是玩闹一般而握起的刀,午后闲散的时间里,白发的青年微眯起双眼躺在另一个青年的腿上。

  “国行……”

 

  “喂,那边那个家伙,你在想什么?”博物馆中自己的邻居向他投来的目光中充满着不解,啊,毕竟是刚刚变成付丧神的刀呢,如同新生儿一般,不带有记忆。

  在想什么?那把漂亮的大太刀。

  明石国行的手不自觉拂过自己的颈,三条黑色的纹理,如同烙印,沉痛的,像是,被背负起的忏悔。

  “国行?”白发的青年苦笑着,握着的大太刀手猛地收力,“保护好自己的能力我还是有的,你……伤的严重么?”

  “萤,别这么说啊。我可是你的监护人…”

 

  他低垂着双眸,左手的指腹按压着刀柄,心不在焉的坐在榻上。如同为祭奠一般而点燃的蜡烛晕染出一缕橙黄,暖洋洋的,和外面充斥的黑暗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又会回到这片土地,究竟眼前的是幻境,还是之前于玻璃橱柜中寂静一人的等待着的感觉全是梦境,明石国行并没有多想,本来没干劲就是他的性格。

  “啊!发现了!是新的伙伴!”粟田口家的前田藤四郎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惊喜。

  明石国行看着闯进来的留个小孩子,最开始见到萤丸和国俊的时候,他们也才刚刚这么大吧?小小的,会在害羞的时候扯住自己的衣角,脆生生的叫着[哥哥]。如今,已经成长为出色的刀了吧。

  萤丸……明石国行的手在自己颈上的三道黑色烙印上停住,又收紧。啊啊,尽管是做什么都没有干劲的自己,也试图过去阻止自己最心爱的孩子沉落海底的事情发生。

  最后什么也没能做到。

  五虎退低下头,揉着绕在自己脚旁大型猫科动物毛茸茸的头。“萤的话,会很开心吧。”

  “萤不是一直期待着我们将新伙伴带回去嘛?”

  “萤……”他的笑有些意味不明,分不清是为久别重逢后的欣喜还是回忆带来的失落感,“好啊,我跟你们走。”

 

  冷,好冷。

  萤丸极力地试图睁开双眼,却是无能为力。他想要活动自己的身体,如同绣了的傀儡一般,关节并不随他的意志而移动。

  依稀记得那天他匆匆的离开了阿苏神社,火苗席卷了周遭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对方的枪像机械一样只知道开火。

  马的腿被对方的刀斩伤了,他便站在原地,像是为什么而拼一般,带起凌厉的风刃。

  就算再强,一个人与一群人,会获胜的,也是那一群人。

  面上滑落的血滴,分不清是溅落到上面的,还是自己的伤口流出的,也许是两者融合在一起,才会这样的悲壮。

  体力严重透支,没有意识的跌倒在被鲜血浸湿的土地上。败者的命运,就是成为另一方的俘虏被带走。

  “国行,这里交给我就足够了。你先带着他们走吧……”萤丸想了很多,最后也只是露出一个格外自信的笑容,“放心好了,我可是很厉害的大太刀哦。”

  “萤,一定要回来……”明石国行想过阻止,但他只是一把普通的太刀,比起萤丸这种经历了战争洗礼的大太刀来就要逊色的多了。

  抱歉,国行。

  想要……回去……

 

  萤丸是在一个夜晚被带回本丸的,鹤丸国永将他藏在身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看着自己的主上。他侧过身将身后的少年露出,“哇,吓到了么?”

  “萤丸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的呢。”他的新主上将一盘团子放在他的面前,“是在想些什么么?”

  纤细的手指揉着少年的头,这是她一直想要救回来的孩子。在成为审神者的那刻起,她便想着要将历史改写的孩子。

  “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一样。”

  海水侵蚀的后遗症。

  最开始的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应该是个成年人的样子。审神者回想着本丸中另外三把大太刀的样子,历史,是不会轻易改写的么?

 

  修正历史的后果?明石国行没有想过。只要那个记忆中的青年还在这世上就已经足够了。本应该粉碎在那场战争中的,历史的修改者并不是什么都做得到的,明石国行拼尽力气想要改变的历史,结局和所想也是不同的。没有破碎的刀,沉到了海底,一点点的被侵蚀,最后也是会坏掉吧?

  “呀啦呀啦,我的卖点可是没干劲啊……”明石国行垂下眸,脑中闪过的是那张熟悉灿烂的笑容。怎么样都忘记不了……最爱的那个人。

  那天明石国行的主上将他带到了一个婴儿的面前。“他啊,叫萤丸……明石,以后你就算是他的监护人了。”

  真是失败的监护人啊。

  

  那个孩子,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明石国行看着坐在本丸中的那个少年,一柄看上去高过他身高的刀被他放在右手侧。那个孩子满不在意的坐在那里,却对摆在另一边的团子十分有兴趣一样。

  “萤!你是萤对不对?”他抱住那个孩子,曾经说过要永远保护的人。

  模样是变小了,声音也变成了比较稚嫩的童声,眉宇间流露的神情就不像是个孩子了,和粟田口的那群短刀们完全不同,属于大人的成熟。

  “国行?”那孩子的脸贴在明石国行的肩头,“应该激动的人可是我啊……”

  这就是自己所遗忘的东西么?“欢迎回来,国行……”

 

  “喂,喂,隔壁的那个家伙?”熟悉的画面。

  “我在这里叫了一天你都没有回答了。”刀剑博物馆。

  没有萤丸。

  “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啊?看上去真悲伤。”

  “确实悲伤呢。”

  明石国行知道的是,也许,他再也见不到那个孩子了,这就是,擅自修改历史的代价吧?呵,还真是讽刺。

  出征的前一刻,萤丸例行的去和爱染国俊道别,这次他多加上了一句,“国俊,昨天我梦到国行了,他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