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四凌]魔陷卡记录簿

  托马斯和神代凌牙确定为恋人关系已经有好几年了,对于两方来讲,无论是哪方住在哪一方家,都会带来一些麻烦,尽管玉座和璃绪都表示没有关系的,但有些事情,当着家人的面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当然,只有凌牙一方面这么认为,托马斯是不会有这种觉悟的。

  “就是要做给他们看的啊,凌牙——不爽让他们自己也来啊?”从某个角度来讲,小火车的思维还真是简单的令人难以理解。

  “IV,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语气,很容易让人忍不住揍你一拳?”就算过了很多年,凌牙依旧喜欢称呼托马斯为IV,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托马斯·阿克雷德?什么鬼名字,那么长。”小火车,卒。

  决定搬出来住也考虑了很多情况在内,最后他们选中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位于心城中心的一座高层中,不是最上层也差不多的那种,原因不外乎于托马斯喜欢这种高度,“star位于高处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槽点太多,已经懒得去吐槽了。

  房子才刚刚装修好,地板上还带着装潢过后留下的灰尘,沙发书谷以及床和其他大型家具上都蒙着一层塑料纸。玄关处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箱子,光是看着就是一项大工程。

  拆开一个箱子,里面是紧紧相靠的精装原著书籍。“IV,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兴趣的?”凌牙拿着手中那本《小王子》对着托马斯的方向挥了挥,“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很讨厌看书的么?”

  “不过摆书架的话就要另当别论了。”托马斯停止了继续拆纸箱的动作,打量了一眼凌牙手中举着的书,“那一箱书都是从V的书柜上抽出来的。”

  “这是……收藏册?”凌牙指着手中那个画风诡异扭曲的封面,不是自己的,而且凭借他对V的理解,也不会是V的,“你的?”

  有些决斗者很喜欢收集卡,不会放在备用卡组中,就是单独收集起来就是一种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有时候,凌牙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了不了解IV,后者总是会不时做出一些令他吃惊的事情。

  就比如之前的一次采访中,作为极东冠军的IV在被问及有没有喜欢的人时,光明正大的当着记者的面出柜了,“他啊,是个特别有趣的人。”

  翻看别人卡组是个挺不道德的事,不过没关系,反正这不是卡组,那边的托马斯也走过来搭住他的肩,一脸的看吧看吧你看吧。

  翻开第一页,神代凌牙作为一个爱卡人士,也萌生出了把这张卡死掉的心情。

  “不打算解释一下?IV?”

  “解释啊,那可是让你永远记住我的契机啊,凌牙。”

 

  圣なるバリア-ミラーフォース-(Mirror Force)

  全国大赛时发生的事情神代凌牙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却清晰的映在记忆中。“请问您也是这次的参赛者么?”小时候的凌牙彬彬有礼的想另一边的少年发问。

  “嗯,是啊,你也是咯?”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托马斯下意识的回问过去,总觉得这个孩子有些面熟。托马斯勾起一个看起来十分和善的笑容,“我叫IV,你的名字呢?”

  “神代凌牙。”

  神代凌牙,印象中这个人似乎是父亲的目标。如果先成为朋友再陷害他的话,会是什么反应呢?托马斯思考着,怎么样都特别有趣的样子啊,无论是这个人还是……别的。

  “所以说,当初你就这么欺骗了一个无知少年?”凌牙此刻的表情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别这么说嘛,凌牙,要不是这张卡,最后你也不会乖乖的满心城追着我跑啊。”

  ……

  凌牙只能做出一个回应。“IV,你的心理还真是扭曲的可以。”

  “顺便一提,当初扔给你的那张卡,就是全国大赛时的那张,你应该不会愤怒的死掉了吧?凌牙?”

  “当然了。”

  神代凌牙是不会承认的,那张卡也被他收藏起来了,不过他是不会说的,绝对不会。

 

  闇の诱惑(Allure of Darkness)

  这张卡下面标注着一个日期,按照日子是在WDC之前。

  “啊,这张卡啊,是某天偷偷跟着你后放进去的。”托马斯有些感慨,“那时候的你,对九十九游马笑的还真是开心,凌牙。”

  托马斯对神代凌牙一直是心存愧疚的,无论陷害是否出于自己的本意,对于和这个人的见面,托马斯的内心其实是期待的?

  偷偷地跟着,看到的是他的笑容,真是……美好的想要令人破坏啊。

  “你确定是想而已?”凌牙回想着某人当初的所作所为,“你那是已经行动了。”

  “那些不重要,我还是抽到了啊,那张卡。”

  暗之诱惑:从自己卡组抽2张卡,那之后把手卡1只暗属性怪兽从游戏中除外。手卡没有暗属性怪兽的场合,手卡全部送去墓地。

  抽到的卡是……

 

  ししゃそせい (Monster Reborn)

  “最后一张了?”神代凌牙的表情有些疑惑,这些卡不过才寥寥数数不过四十张左右,如果收藏的话,不是会把册子填充满么?“死者苏生?”

  死者苏生,最常见的魔法卡,任何人的卡组中都会放上一张的卡,明明这么常见,常见的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谢谢,凌牙……没有彻底的讨厌我。”

  凌牙抽了抽嘴角,总觉得今天的托马斯打开方式有些不正常,错觉么?

  “那张卡是在你原谅我之后放进去的。”托马斯抽出那张死者苏生,就像他说的那样,卡的背面有便利贴标注的日期,按照时间来讲,倒是不应该放在这里,是在WDC赛结束之前。

  “这里每一张卡,都跟你有关系……啊,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

  神代凌牙开始回忆,激流苏生的背面标注着时间,大概是自己给的。强欲之壶,似乎是之前他们在组卡组时争执着要不要加入的。激流葬,似乎是一起在店中开出来的……

 

  “蠢死了。”凌牙推开半压在自己身上的托马斯,“这些东西要在今天整理完。”

  熟知神代凌牙性格的托马斯自然知道这个人的心里,“果然是害羞了么?”看到身后那个人明显的一颤,托马斯越发期待以后的日子。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