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四凌]灵魂交换

1.欢乐向不会写,然后ooc了。

2.小学生文笔,慎入。

神代凌牙是被一种诡异的闹钟声吵醒的。四周因为厚实的窗帘遮盖而显得十分昏暗,尽管闹钟上显示的是上午八点整。

一边的柜子上整齐的排列着人偶,怎么会看到这种并不属于自己房间的东西?神代凌牙愣住了,镜子中的那张脸虽然熟悉的过分,但绝对不是自己。“哈?Ⅳ?”连声音都可以和记忆中那个陷害过自己,还在wdc赛前丢给自己一张圣防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就算神代凌牙经受过命运多次的玩弄,他的脸上还是清清楚楚写着“命运你在逗我么”几个大字。不愧是被命运打脸多次的人?


托马斯是睡到自然醒的,刚睡醒的他眼中还带有一丝迷茫,完全没有平日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颜艺。

一秒,两秒,三秒……托马斯蓦地睁大双眼,环视周遭的摆设,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凌牙家……嗯?”嘀咕一句的结果是自己受到了惊吓。

极为轻车熟路的来到洗手间,镜子中的那个人的长相明显就是,“凌牙?”镜子中的影像随着他的动作明显的跟着摆动。

托马斯嘴角抽了抽,这个世界多半是疯了。


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说是幸还是不幸,还好两个人都认识,关系……也算是不错,起码小火车单方面是真的认为的。

两个人是在地下停车场碰面的,在怎么讲“Ⅳ”的人气还是很高的。神代凌牙一度想过为什么这家伙明明做法恶劣却又有那么多人喜欢的原因。“我可是star啊。”托马斯回答的理所当然。

“凌牙,你来的真慢啊。”神代凌牙看着顶着自己的脸说话的托马斯心情难免有些复杂,面对着自己的脸,总有一种在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错觉。

“还不是因为要躲过你的那群粉丝?”凌牙说的也都是实话。

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所以现在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凌牙。”这样下去也不成样子,托马斯和神代凌牙两个人自然都是清楚的,两个人双双沉默了。

灵魂交换?这种事情听上去就比较神乎其微。所有的话想说出口,却被命运改写作一句“太天真了”哽在喉咙中。


“所以,为什么我要替你比赛?”某个大型比赛场地的候场室中,神代凌牙微皱着眉,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托马斯以一种“你以为我很想么”的目光回看过去,“凌牙,现在你才是‘Ⅳ’吧?”

完全无法反驳。

就算找到主办方告诉他们自己不是Ⅳ只是和这个人之间进行了灵魂交换,相信第二天报纸上的头条就是[极东冠军Ⅳ因长时间压抑疑似患上精神方面疾病]。神代凌牙表示,这种事情,只要想想就足够了。

“凌牙?喂,怎么了,凌牙?”作为一名合格的粉(chi)丝(han)托马斯自然明白凌牙每一个动作下的深层含义。“没什么。”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走神,他微不可闻的“啧”了一声,“Ⅳ,光子化应该怎么用?”他是B世界的人,又不是A世界的,当然不清楚。

很轻松的将今天进行的比赛赢下来,至于[为什么会忽然更换成水系卡组]这一问题,留给Ⅳ以后自己解决也是可以的。


为什么会回到托马斯家中?对方只是给了一个“父亲也许能解决”的答案。

托马斯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之前他觉得,玉座对凌牙好的原因不外呼他的牌技还有长相,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神代凌牙?”玉座看着“托马斯”眨了眨眼睛,“来我们家的话当然欢迎了。不过,这是怎么搞的?”玉座指的显然是灵魂交换这件事。

“不知道。”神代凌牙轻轻摇头,在之前的几个小时内,他和Ⅳ也是想过许多种可能,不过都被一一否决了。

“不过——还真是顺眼啊。”玉座意味不明的看了托马斯一眼又补充一句,“如果你是我的儿子就好了。”

托马斯小声在心中嘀咕,从某种角度来讲那就是你儿子啊?

至于如何变回来?显然早已被遗忘了。

这幅样子自然是不能回家的,托马斯用凌牙的D视镜联系到璃绪告诉她今晚不会回家。换来的是神代凌牙嫌弃的目光。


第二天还是被那个诡异的闹钟吵醒的,“Ⅳ,你就不能……”还没有说完,意识到什么的凌牙目光寻找起镜子。

“怎么了?凌牙?”托马斯的手还环在凌牙的腰间,下意识的动作。“嗯?变回来了?”

这场闹剧的原因,到了最后也没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