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四凌]仓鼠饲养指南

阿克雷德家的三个人正围在桌子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桌子上那个正吱吱乱叫的小巧生物,嗯没错,确实在吱吱叫。

米歇尔是最先打破沉默的人,他伸出手,用食指戳了戳那个看上去毛绒绒圆滚滚的小生物,回应他的是一声拔高了的——“吱!”米歇尔带有一丝抱歉意味的笑笑,“抱歉啊……Ⅳ哥哥。”像是为了转移开话题,米歇尔把最应该解决的问题扯了回来,“不过为什么……会变成仓鼠呢?”

总而来说,桌子上那个看上去一脸怒(ruan)气(meng)的三线仓鼠,就是平日里没事玩玩颜艺,喜欢粉杀必死的小火车。大概就是连打牌之王都对这位练习了演员的自身修养的极东冠军看不下去了吧?

“总之先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吧,毕竟是重要的…家人。”克里斯沉默了,这种事情似乎已经超越了科学范围。

桌子上的仓鼠,不,现在应该称他为托马斯,正挥舞着两个握成拳头的小爪子,“吱!!!吱吱吱吱!吱——”显然托马斯已经忘记了现在的自己并不是人类,他们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沟通障碍。不过,意外地有些可爱啊。

“送去神代凌牙家吧。”玉座把托马斯用两根手指弹倒,戳戳带走一小节尾巴的屁股,心中想的是:就这样一直下去也不错啊,当成宠物来养的话。


米歇尔提着一个小铁笼子出现在神代家的门口。笼子就是那种典型用来饲养仓鼠的,无论是专用的跑轮,食盒,木屑,还是洗浴间,在这个不大的空间内都可以找到。

开门的人恰巧就是凌牙,他清楚的看到米歇尔脸上闪过一丝为难的情绪,“发生什么事了?Ⅲ?”

米歇尔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将那个笼子递交给了凌牙,“嗯…这是父亲和兄长送给你的礼物…”神情多少带有一些不自然。

提起笼子,让视线与他的内部持平,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除了…一只仓鼠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从木屑中钻出来,背部和头顶还粘着一些木屑,它像是嫌弃一样,一脸不自然的将那些小东西抖落,转向凌牙的方向,清脆的一声,“吱(凌)吱(牙)!”

神代凌牙从微怔中回过神,一人一鼠面面相窥,“是不是搞错了对象?”无论怎样,他都不会相信Ⅳ是这种会给他可爱生物的人,那么结论只有一个,“送错人了吧?”

米歇尔还是微笑着,目光扫向了笼子,“父亲说送给你的时候,这只仓鼠也点头了。”并且很贴心的将门关上。“如果被他知道那是Ⅳ哥哥的话,他会被丢出去的吧?”


对视了许久也没有什么结果,凌牙索性将笼子放在桌子上。这只仓鼠并不像宠物店里面的仓鼠那样四处乱跑或者是躲在某一处木屑较厚的地方偷偷睡觉,而是用一种近乎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着这个将它关住的笼子,又什么都做不了。

在凌牙的认知中,仓鼠姑且是个比较听话的物种。不知怎么的,凌牙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鬼使神差的就将笼子的门打开了。

托马斯立刻从笼子中跑了出来,距离笼子有一段远后才转过头看着那个有生以来最让他难忘的地方,“Ⅴ还有Ⅲ那两个家伙……”当然,托马斯虽然是这么说的,在凌牙听来就只有“吱吱吱吱吱!”好吵…

璃绪经过,目光从自家兄长和仓鼠身上分别扫过,“凌牙,这只仓鼠还真是喜欢你呢。”

现在的仓鼠,哦不,托马斯正坐在凌牙的肩头,当然,是他自己爬上去的,挥了挥小爪子,“吱(当然了)!”所以不是说过了么,无论托马斯你在说什么,他们都听不懂的啊。托马斯显然才认识到这一点,只好略带沮丧的坐在一边,保持沉默。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突然间就变得安静起来,未免有些反常。换做是谁都会去关心一下。“是不是饿了?”毕竟是女孩子,璃绪戳了下那个圆球,手感不错。托马斯内心十分纠结,那是凌牙的妹妹,不能反抗……

认清楚现实的托马斯抬起头,一边嫌弃着现在这幅身体的渺小,一边不紧不慢的在那张脸上舔了一口,反正他现在是仓鼠啊!不会被凌牙扔出去。Flag不是这么乱立的啊。

“啊啦——”璃绪睁大眼睛看着这一人一鼠的相处模式笑出声,“凌牙,你们要好好相处哦。”留下他们两个继续对望。


刚洗完澡的凌牙身上还带有一丝沐浴露的清香,半湿的发梢不时有水珠滴落。“好慢啊,凌牙。”凌牙没有抬头,直接把那些归为了幻觉。“喂,凌牙?”似乎不大对。“凌牙——!”拖长了尾音。

“Ⅳ?”凌牙将正躺在自己床上的男子打量一遍,“你什么时候来的?衣服呢?”

托马斯当机立断的选择了沉默。开玩笑,这种丢脸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凌牙知道,一定不能!


此时的阿克雷德家。

“他要是能一直保持那个样子就好了。”

“那还不如直接养一只真正的仓鼠啊,父亲。”

“不知道有没有被扔出来……”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