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玖

cpp个人首页链接:http://www.allcpp.cn/u/34993.do

微博个人首页链接:https://weibo.com/1913435675/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info

[YGO/IV凌]言之有理

行走在混凝土与钢筋构建起的国度,这几天无论换了多少条路线,看到的都是这种大同小异的景色,让人完全高兴不起来。
凌牙的眉头微皱,目光扫过这片不再熟悉的市区,表情阴沉的有些吓人,周身似乎散发着奇特的气场。托马斯倒还是维持着那张职业笑容,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演员的自身修养吧?明明刚过来时,他脸上也带着一份震惊和不甘。
他们会分散出来行动,一方面是为了寻找流离在外的革命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找融合次元的那群人试探一下。但他们的运气似乎不怎么样,无论是哪个小队,都没有遇见革命军或者蓝军,只好继续这种漫无目的的地毯式搜索。
比起找人这种事,这两个人的模式更像是…约会?当然,这要将现在所处的环境无视掉。托马斯牵着凌牙的手随意乱走,尽管凌牙试图以“这么大人了还牵手,恶不恶心”拒绝,但托马斯用一句“上次决斗输给我一个条件,你不是那么言而无信的人吧?啊?凌牙——”很好的让凌牙将所有的话咽了回去。平时的决斗,小火车的幸运度还是挺高的。
“喂,IV…你就不能别握的那么紧?”权当是默认了他现在的行为。“这可是我特别的fan service,好好接受吧,凌牙。”用带着轻浮的笑容说着理所当然的话,让人忍不住想要对着他的脸就打一拳上去。实际上,凌牙以前也是有想过实行的,大概是托马斯躲藏的太好了,凌牙走遍了整个心城也没能在WDC赛前找到他,连个影子都没有。
“表情有些可怕啊,在想什么?”有时这种口气,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句“没事”,却被人一手用力向后扯去。皱了皱眉想要抒发一下心中的不满,所有话都变成一个“唔”音被堵了回去。
舌苔扫过唇面,舌尖不时顶弄一下嘴角留下一抹水晕。倔强的孩子禁抿双唇本能的做着无效的反抗,之前前在一起的手早已十指相扣。不知是有意无意,托马斯的声音听上去比平时要偏低,磁性又带有一丝诱惑的意味在内,唇与唇相贴时说出的话语听起来其实是有些模糊的,“凌牙,不松口的话,什么事我可是都可能做出来的啊…”手指划过他裸露在空气中的精致锁骨,“反正这里也没有人…”
尽管凌牙知道托马斯并不会真在这里就做出什么,听到这句话还是不自觉的松开禁抿的双唇,滑腻的软物便探了进来,先是扫了一遍牙齿,小声嘀咕一句“哪里像鲨鱼了?”,紧跟着缠上另一个滑腻。分离时牵扯出的银丝挂在唇角,怎么看都显得色情。托马斯低头将那水泽舔去,换来是对方面色微红却一脸嫌弃地用手背蹭着唇角,和一句不咸不淡的“结束了?”小火车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以后注意些,刚刚那些要是被看见了…我还不想出现在隔天的报纸上。”再怎么说他以前也是极东冠军,虽然很不想承认,那家伙还是挺有人气的。“现在的状况应该没人会注意这些吧。”换上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还是说,凌牙啊,你很在意?”被一口否认。今天的小火车也是一如既往的被嫌弃呢。
事实无数次证明,Flag这种东西是不能乱立的。小火车再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的玩弄,被命运大众脸的那天也算是指日可待了。
也不知道他们的运气是好是坏,那边的蓝军也恰好是两个人,不过出现的时机似乎不太对…想要继续做什么的托马斯被硬生生打断,满腔怒意转化成笑容挂在脸上,嗯,怎么看怎么颜艺。那边的蓝军已经抽出了手卡。
“那就准备好接受star特别的饭 service吧?”
咦,对方ATK2800的龙攻过来了!咦?陷阱卡发动,神圣防护罩-镜面反射!咦?对方空场了!咦?到了凌牙的回合了!好久不见了啊No.101!
从最初回合到结束,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蓝军已倒在地上…封进卡片的想法永远变成了一个梦。小火车自豪的解除了光子化,一脸嫌弃的对地上的两个人“哼”了一下。
决斗最后似乎象征着另一件事情的展开。
两个长相相同的少年出现在眼前,其中一个更是带有不相信语气叫出了一句,“IV先生,凌牙前辈。”
“你们是?”
“革命军的人。”
无论怎么样,算是完成了目前的两个当务之急吧?

评论

热度(12)